太峪资讯 > 娱乐 > 明朝国本之争,最大赢家转眼成最大输家
明朝国本之争,最大赢家转眼成最大输家
2019-11-29 20:13:14
阅读:4921

温:沙尘暴(专栏作家阅读历史)

明朝万历年间“最激烈、最复杂的政治事件”是由一个不控制腰带的人引起的。

01

16岁时,明神宗的朱翊钧(又名万里皇帝)完成了婚礼。这个女人是王维的大女儿王石,他受皇家卫队的指挥,今年13岁。

朱翊钧不喜欢女王,娶她是对她母亲的完全顺从。作为对包办婚姻的“报复”,他不仅对女王没有“性”的兴趣,而且在一个姓郑的女人出现之前,他视其他妃子为无物。

郑是一位北京大兴人,虽然像其他妃子一样“美丽动人”,但他刚入宫时地位很低。

与其他妃子不同,她敢于公开拥抱皇帝,摸摸他的头,并敢于在一个所有人都害怕的男人面前撒娇。

触摸皇帝的头等行为在别人眼里是“无礼的”,但在朱翊钧眼里却无比可爱。与其他只有低眉弯腰和诺诺的女人相比,她们简直是天壤之别。这个男人需要一个活着的女人,而不是奴隶。

郑洁以其独特性和新奇性俘获了朱翊钧的心。

这不仅仅是皇帝对妃子的爱。他们之间真的有一种叫做爱情的东西。

不到三年,郑成为德国公主,万历十一年,她生下云和公主朱玄淑。万历十四年,被封为贵妃后,生下一个儿子,即斧王朱常勋。作为一种“奖励”,朱翊钧把她提升到更高的级别,并任命她为贵妃,离皇后只有一步之遥。

02

有人说郑贵妃是一个野心勃勃、自私自利的女人。她的目标是成为女王。光宗耀祖向公众炫耀。尤其是朱常勋王子出生后,这种野心和自私的欲望开始极度膨胀。这就像是用气枪不停地抽空气,直到气球爆炸。

对于一个离女王只有一步之遥的女人来说,拥有这样的野心和自私的欲望是完全正常的,在她看来,很容易跨过这一步。只要她的儿子成为王子,作为一个母亲,她自然会升到最高位。

不幸的是,虽然她生了一个王子,但她不是长子。

皇帝的长子还有另一个名叫朱常洛的人,在历史上也被称为“一月皇帝”。

朱常洛偶然来到这个世界。

一天,宗申皇帝朱翊钧下班后去慈宁宫看望他的母亲李太后,但是他的母亲不在,所以他在阳台上做了一个叫王的女仆。

对于一个皇帝来说,这种男女乱交是完全正常的。事件过去后,朱翊钧并没有把它放在心上。女佣不够幸运,没有被他记住。一个地位低下的奴隶怎么会有这种福气?

朱翊钧没想到他冲动不控制腰带的行为会被文房宦官记录在《内弃疾》中。

几个月后,王女佣的肚子变大了。他女仆的肚子变大了,李太后很自然地问道。书房里有太监的记录。朱翊钧不能否认这一点。他不得不听从母亲的话,把宫女的头衔授予了王小姐。

从他的态度来看,这表明他真的不愿意把公主的头衔授予国王的女仆。不仅如此,他还非常不喜欢王给他的儿子,甚至认为这个儿子的出生是他的耻辱。

都是因为王的地位太卑微了。

然而,这个卑微的女人却生下了他的长子,一个名叫朱常洛的男孩,他出生在万历十年八月,比他最喜欢的郑贵妃公主的儿子朱常勋大四岁。

03

儿子不是长子,已经成为郑贵妃进步的最大障碍。

但在她看来,这不是问题。俗话说,爱情的力量是无限的。如果皇帝如此爱我,枕头被吹动,什么奇迹也不会发生?

的确,老祖先传下来了一条“有办公室,没有办公室,有领导”的规则。然而,只要权力足够强大,什么规则不能被打破?什么?髡残不会被逆转。此外,有些规则可能并不总是正确的。此外,有些规则简直是胡说八道。

她的想法也是溺爱她的男人的想法。

但这不是部长们的想法。

部长们,他们长期受正统仪式和法律的影响,只有一个死亡的理由:有办公室而没有办公室。他们坚决反对朱翊钧建立郑贵妃之子朱常勋的计划。

这是一个原则问题,我们根本不能让步,因为这是一个要记录在历史书上的问题。如果我们不阻止它,后代肯定会认为朝鲜部长们严重忽视了他们的职责。

如果你是皇帝呢?如果你有至高无上的权力呢?权力不能任性!

让朱常洛成为王子的要求像雪花一样飞舞。朱翊钧生气了。无论谁登上王位,要么被降职,要么被打屁股。

我没想到他会对这种力量有更大的反应。当人们意识到他们在历史上反对皇帝的名声时,有更多的人提出抗议。很快,朱翊钧筋疲力尽,不知道该怎么办。他们害怕让朱常勋成为王子,也不愿意让朱常洛成为王子。

“足智多谋”的郑贵妃给了他一个主意:留下所有这些纪念物,看看乡下土包子能做什么,不相信他们能上天堂!

这难道不是拖延的公式吗?聪明地爱公主,就这么做吧!

04

《史明·宗申·本记》这样记录了朱翊钧的“拖字诀”:“贮藏位置长期不确定,朝臣不会听从这一章的要求。”

当炽热的铁再次升温时,它也逐渐变冷。随着时间的推移,负责此事的部长人数逐渐减少,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不会“复活”。因此,为了防止声望的轻微上升,也为了防止皇帝最终被大臣们说服或臣服,郑贵妃眉头皱了起来,他开始向前看,敦促朱翊钧尽量减少会见文武大臣的机会。

结果,明神宗·朱翊钧健康状况不佳,经常因卧床不起而未能出庭,他干脆停止出庭,将法庭管理完全交给“乡下人”来照顾。除了关心如何抛弃孩子的成长,其他一切都与他“无关”。他放弃了官员补缺等事情。因此,法院各种职位有许多空缺,这极大地影响了工作效率。

历史记得他和他的任性。著名历史学家、明清史专家孟森在《明清史讲义》中写道:“(明神宗)懒于面对朝鲜,勇于聚敛财富。那些30年没有住在郊区、寺庙或朝鲜的人与外国法庭隔离开来。"

帝国最年长的皇帝已经30年没有上朝了(据说是28年),这种勇气值得钦佩!

对于那些“坚持原则”的大臣来说,即使皇帝已经30年没有去工作了,也很难勤奋地做他们应该做的事情。他们没有拆散如此庞大的帝国,也没有忘记他们30年来的第一个意图。他们发誓要在建立保护区的问题上与皇帝大人战斗。他们一直在寻找一个合适的机会来再次提及建立储备的问题。

05

江英林在事件中就是这样一个部长。风平浪静时,他突然向平静的湖扔了一块大石头,并写信给皇帝,要求他的长子朱常洛尽快成为王子,以避免谣言。

朱翊钧不再对此视而不见,而是在郑贵妃的鼓动下,颁布了这样一项皇家法令,大意是“建立储备有其自身的优点和缺点。蒋应麟对这位君主表示怀疑,并坦诚地表示,他应该被降职到偏远地区的一个杂居的位置。”

这个敕令,江英林顿时倒霉,被降职大同,大臣们都“赢了”,他们抓住圣旨中的“国家储备有自己的孩子”,要求皇帝说话算话——这是你说的,金玉良言,不要耍赖!

朱翊钧痛苦地抱怨道——我怎么会这么蠢,犯了这样一个笔误呢?既然圣旨已经颁布,要推翻它并不容易。好吧,让我们继续。

更有趣的是,虽然郑贵妃在幕后给他出主意,朱翊钧却被驴踢了脑袋,犯了第二个错误:“虽然人人都爱清朝,但皇帝的长子才6岁。现在谈论建立储备是不合适的。让我们等到他长大一点。”

我没想到说这些话的时候,要求朱常洛成为王子的纪念馆越来越多,越来越少:“六岁不是一个小年龄,你六岁的时候不是也成了王子吗?另外,事情不是这样的。英宗登基时只有两岁,武宗更年轻。他被封为王子时才一岁。现在皇太子已经六岁了,为什么他不能被造出来?”

朱翊钧拖了又拖,又拖了两三年,但大臣们太“被迫”了,以至于他们不得不设定自己的最后期限:在万历20岁时讨论设立储备金的问题。请放心等候。请不要再打扰我,让我平静地生活几天。

不用说,郑贵妃想出了拖延战术的主意。

现在,她终于学会了这些“乡下人”的坚韧,但要求她屈服并不是她的性格——难道你不想“排队”吗?好吧,让我们“呆在办公室里”!

06

所谓的“长子”是王太后的儿子,而所谓的“长子”是王太后的儿子。

当然,这句话没有错。没有理由反对吗?不要。你在和谁开玩笑,陛下?王太后和你结婚这么多年了,还没有生孩子。她体弱多病。她早就应该生了。别客气。没用的!

一个优秀的郑贵妃,为了达到这个职位,毫不犹豫地打破了他的脑袋,并想出了“三王封号”这一招。

所谓“三王封号”是指在太子任命前同时封号长子朱常洛、三子朱常勋和另一个太子朱昌浩。目的是降低长子朱常洛的地位。部长们怎么能支持它并坚决反对它呢?朱翊钧不得不取消“三王封号”。

部长们已经逐一解决了许多问题。郑灿贵妃不着急吗?

当人们焦虑时,他们很容易分心,尤其是对女人来说。这个女人不得不利用她最后的手段,整天缠着皇帝的丈夫,让他把她的儿子变成王子。否则,她不会让他上床睡觉,甚至不会让他落入女人最好的把戏之一。她会哭两次,上吊三次。

朱翊钧哪里敢再和大臣们“打架”,但是这个难缠的女人必须被送走,所以他不得不答应让她的儿子做王子,但现在他肯定不能了。他必须等待成熟的机会——如果他已经等了这么久呢,等等?

这时,郑贵妃,甚至是最爱她的男人,都拒绝相信她,转而反对所有的大臣。朱翊钧不得不和她一起来到大花园大厅,请求众神作证。他亲自写下了以朱常勋为王子的誓词,封在玉盒里,交给郑贵妃妥善保管,以示“时机成熟”时大臣们:大家仔细看,这是上帝的旨意。谁敢反对它?

万历二十八年,皇帝的长子朱常洛十八岁,成了大人。大臣们的讲话像雪花一样飞舞,要求王储一个接一个地被授予王位,然后与朱常洛结婚。与此同时,郑贵妃也哭了又哭,迫使朱翊钧履行其最初的承诺。

众神也真的“保佑”,但这一次,众神站在朱常洛一边——当朱翊钧打开玉盒,看到他手写的“誓词”被昆虫攻击时,“朱常勋”只剩下一个“朱”,而“长勋”变成了一个大洞,显然成了昆虫的食物。

“天意!上帝的旨意!”朱翊钧失声痛哭,郑贵妃呆了,傻了,然后“啊”的一声大叫,倒在地上乱滚,又哭又骂,完全没有贵妃的样子,像个婊子!

既然这是上帝的意志,就不能违背。朱翊钧留下了在地上打滚的泼妇,大步离开了西宫。他不断进入宫廷起草诏书,并让皇帝的长子朱常洛成为王子。

这场争吵持续了几十年,并“迫使10多名部长级官员和300多名中央和地方官员撤销了四项记录,其中100多名被撤职、开除和分配”。导致整个帝国没有和平的“民族斗争”终于解决了。

07

故事没有结束,也许这只是开始。

绝望的女人可以做任何事。

郑贵妃决定孤注一掷。

万历四十三年五月四日,一个壮汉拿着枣棒闯进太子的子宫,企图用棍子杀死太子。值班太监有足够的能力抓住刺客并救了朱常洛的命。

这个壮汉是个农民,他可以闯入戒备森严的宫殿,轻松找到王子的住所。里面一定有鬼!

经调查,此案确实与郑贵妃有关。她派两个心腹太监庞宝和刘成去找的就是那个叫张察的凶手。

王子遇刺可以说是一个重大的轰动案件。决心保护郑贵妃的朱翊钧也进退两难。他必须系好铃才能打开铃。他请郑贵妃亲自去见王子。

郑贵妃看到王子,除了努力为自己辩护之外,还向朱常洛下跪,哭得像个泪人,甚至坐在朱翊钧旁边“掩面而泣”。

既然我们已经到了这个阶段,朱粲·罗昌除了忽略它还能做什么?“像这样(张察)疯狂的人,让我们这样做,不要牵连”——这个人是个疯子,只要杀人,别人就不用追究了。

说到这里,他转向他的父亲朱翊钧说:“我的父亲和儿子多可爱啊!在外国法庭上有很多言论说,我这一代是一个没有君主的大臣,这使我成了一个不孝的儿子。”

张察被凌迟处死后,宽宏大量的朱常洛实际上原谅了郑贵妃的心腹宦官庞宝和刘成:“庞宝和刘成是内官。虽然他们想伤害自己的宫殿,但他们有什么好处?”“我相信我会被(张)警察虐待。现在我已经派他们去报复,指责他们有责任。”

尽管如此,这两件被阉割的货物毕竟是有罪的。必要的审判仍然不可避免,但是他们被朱翊钧的秘密太监杀死了。这个案件的线索被切断了。即使司法部门想找到他们,也只能求助。

08

朱常洛想把大事化小。树木想要安静,但是风没有停。他的宽宏大量并没有抑制郑贵妃的愤怒。这只是一种燃烧的方式。

万历四十八年(1620年)七月二十一日,明神宗的朱翊钧因病去世。忍受了39年苦难的朱常洛终于登上了顶峰。

由于不受父亲欢迎造成的精神痛苦,朱常洛早在他还是王子的时候就染上了放荡的毛病。郑贵妃抓住他的弱点,随心所欲地送给他漂亮的女人。

据《明史》记载,郑贵妃给了朱常洛多达八个美女(四个在《明史纪事报》。

在朱常洛看来,这个女人的阴谋是与他和解的标志。此外,这些漂亮女人的吸引力不能被拒绝。不要白白放弃,所以我们按照顺序接受一切。

当然,既然它被接受了,就不应该浪费掉,所以它“每晚都很有趣”

结果,朱常洛原本已经虚弱的身体因极度沮丧的精神而变得更加糟糕,并很快崩溃,以至于他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无法登上王位。他不情愿地把病人拖到法庭上。大臣们看到的不是一个意气风发的皇帝,而是一个“圣荣敦减”。憔悴的外表让人不寒而栗。

既然皇帝身体不好,吃点补药吧。

“补药”郑贵妃命令太监崔文生给朱常洛吃大黄,一种真正的泻药。服用后,朱常洛每天腹泻30-40次。

杨炼对此事说,“小偷大臣崔文生不认识医生...试图鲁莽行事。如果医生认识医生,医生会释放多余的,补充不足。当皇帝为这种破坏而哀悼时,它一天价值超过一万元,所以用佛法来弥补它是合适的。文生会取而代之,取而代之的是互相对立的药。”

他从哪里知道,这就是太监“不认识医生并试图做这种事”的地方,显然是郑贵妃买的这种阉割过的商品做得很好!

崔文生,一位与郑贵妃关系密切的前太监,在朱常洛即位后被提升为掌管皇家药房的太监。

老主人以前对他很好,但是现在让他做这件小事,有什么理由不允许呢?

可怜的朱常洛和大臣们真的以为是因为被阉割的货物不懂药,直接把皇帝推死的崔文生才被朱常洛驱逐出皇宫。

当时,朱常洛预感到没有药给他,于是开始为他安排葬礼。但当他听说路宏庙的经理李卓克要提供“仙丹”时,他以死马当活马医的态度吃了李卓克提供的“红丸”。他没想到他的情况会稍微好转,所以他又吃了一片药。

然而,这个杀死了朱常洛。服用后,他仍然昏睡不醒,第二天早上就去世了。

就在他登上王位去世30天后,这位“短命皇帝”在历史上被授予“一月皇帝”的称号。

十年后,崇祯三年,一生野心勃勃、诡计多端的郑贵妃去世了。

这个女人不仅故意为自己报仇,而且比她的敌人多活了十年。她应该“对着坟墓微笑”吗?

时时乐走势图 八大胜 安徽11选5开奖结果 内蒙古快3投注

上一篇:建好生态林 念起致富经
下一篇:山东汶上:奔跑在高质量发展的大道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