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峪资讯 > 时事 > 流寇 庶民与台湾政治漂移
流寇 庶民与台湾政治漂移
2019-10-28 07:45:11
阅读:349

《两岸关系》杂志编辑郝裴然和研究人员两岸关系研究中心主任邱明凯在《中国评论》10月号上发表了一篇由中国评论智库基金会主办的题为《反叛、平民和台湾政治的“漂移”的专题文章。笔者认为,在过去的20至30年中,台湾的政治发展偏离了正常轨道,严重脱离了基层民众,违背了大多数人生存和谋求发展的简单愿望。相反,它表现出各种形式的蜕变和异化。随着国家和人民两党连败,台湾的经济和社会继续下滑。大多数人希望过上无法企及的更好的生活。最后,“特定阶层”再也受不了了。带着“困惑、失落和怨恨”,他们把希望寄托在韩愈身上,韩愈了解老百姓,立足于共同立场,追求经济,最终汇聚成一场巨大而持久的“新造反派运动”。岛上的政党和政治家只能理解和掌握这一最新的民意。只有真诚地追求人民的福祉,才能赢得人民的支持,在未来的政治舞台上占有一席之地。

该条内容如下:

在历史上,“土匪”被统治阶级用来形容从一个地方逃到另一个地方的“反叛者”。他们利用城市和领土,不确定自己的下落。他们在一点点成功后变得自满,沉溺于快乐,最终他们将不可避免地失败。最近,这个略显古旧的词以崭新的面貌出现在台湾,引起了广泛的公众关注。然而,它不再具有消极意义,而是指生活在基层、渴望变革的广大普通民众。

第一,“新造反派运动”和“特定阶级”

(1)“新造反派运动”反映了台湾政治部门的运动,要求“政权更迭”

在去年的“九位一体”选举之前,自称是“平民代表”的韩国掀起了席卷台湾的“韩流”。它不仅把自己推向了人生的巅峰,也带动了国民党的势头猛增,一举攻占了15个城市,创造了“老百姓翻身台湾”的传奇。自今年年初以来,“韩流”一直在行使其权力,韩国的声誉一直很高,超过了岛上几乎所有的政治家。韩国围绕台湾的竞选活动也极大地震惊了台湾的政治。对此,总部设在绿色阵营的台湾民意基金会主席余英龙表示,韩国的余英龙在去年的“三山运动”中横扫高雄,并对民进党的大本营造成严重破坏。在过去的六个月里,“北伐、东伐、西伐”到处都很拥挤,可以称之为“新侵略运动”。他还认为,“这个词的精神基础与民粹主义是分不开的,社会基础是困惑、失落和怨恨的跨党派中产阶级和中下阶层群众”。换句话说,“中低阶级群众”中的“特殊阶级”是“新造反派运动”的参与者和真正建设者。同样,台湾中央审查机构从另一个角度解释了“新反叛运动”。社论说,台湾的政治部门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民进党的基本立场已经松动。台湾中南部的民众、农民、工人、商贩和年轻人等中低阶层一直支持绿色阵营,他们已经改变了政治取向,支持韩愈或柯文哲。这恰恰是岛上政党轮换的前奏。

(2)“新造反派”和政治板块运动都是台湾政治“漂移”的结果

“新造反派”的兴起和政治领域的变化都与台湾政治的“漂移”密不可分。所谓“漂移”,是指在过去20至30年间,台湾的政治发展偏离了正常轨道,严重脱离基层,违背了大多数人生存和寻求发展的简单愿望。相反,它表现出各种形式的蜕变和异化。随着国家和人民两党连败,台湾的经济和社会继续下滑。大多数人希望过上无法企及的更好的生活。最后,“特定阶层”再也受不了了。带着“困惑、失落和怨恨”,他们把希望寄托在理解普通民众、立足于共同立场、追求经济的韩愈身上,最终汇聚成一场巨大而持久的“新反叛运动”。

二是弱势群体的“特定阶层”分布和普通人的扩大

(一)“特定阶层”在利益分配中长期处于弱势地位

进入本世纪后,台湾经济发展缓慢。与此同时,贫富差距加剧了。1998年,台湾最富有的5%和最贫穷的5%的平均收入高出32倍,到2018年,这一数字已经高出104倍。在这种背景下,大多数人的工资都出现了“滞胀”。从2000年到2014年,就业者的月平均工资从34,133元新台币(下同)上升到35,986元新台币,增幅极小,而且在价格上涨的情况下处于大幅倒退状态。就“特定阶层”而言,贫困问题更加明显。首先,年轻人的收入普遍较低,“22k”的起薪已成为一个长期无法解决的问题。迄今为止,相当一部分年轻人的月收入仍低于23,000元。此外,青年失业率也在逐年上升。据统计,2011年后,大学以上学历的失业率甚至超过了总失业率。第二,大多数工人属于低收入阶层。收入低于23,000元的低收入阶层主要集中在农业、林业、畜牧业、渔业工人和低收入工人等弱势群体。在过去十年左右的时间里,台湾的员工平均每月从正常工作中获得3.3万至3.6万元的收入,其中80%的员工收入低于5万元。以2017年为例,只有18.94%的人月收入在5万元以上。

(2)“特定阶层”的数量不断增加,阶层结构有所固化。

首先,“特定阶层”在台湾社会中占相对多数。目前,农林牧渔业从业人员50.6万人,占劳动人口的4.43%。劳动者人数达到351.7万,占劳动人口的30.7%。其次,随着台湾产业结构的调整,服务提供者的数量不断增加。中产阶级的人数似乎有所增加,但大多数是销售和服务人员。他们处于就业人口平均收入的中低水平。事实上,他们属于工人、农民和弱势群体。因此,中产阶级整体呈下降趋势。第三,由于台湾社会经济从产业结构到就业者收入的停滞,长期以来不同阶层没有大规模的运动,阶层结构呈现出一定程度的固化。

三、台湾的政治分化和异化

(一)台湾的精英和阶级内部以及普通民众之间的精英是分裂和对立的

在过去的20到30年里,由于意识形态的对立和夺权的需要,政治上占主导地位的精英阶层已经分裂,以蓝色和绿色为基本分界线。这两个人在一系列重要问题上进行了激烈的斗争。“只看颜色,不问是非”的治理理念和问政方式经常出现在岛上的政治中。台湾陷入了长期内乱的泥潭。

更严重的是,一方面,台湾的经济和民生问题在很大程度上被忽视,许多有利于人民和促进经济发展的重要措施在蓝绿色争端中被贴上标签、污名化或长期拖延,难以实施。另一方面,经济政策受制于意识形态,没有长远的战略眼光。他们主要从属于为政党利益服务,更习惯于讨好支持者,而不是关注可持续经济发展。它们成为政客们“对抗政治”的牺牲,最终导致经济政策的支离破碎和资源的严重浪费。

据统计,在1990年代,台湾经济能够在1970年代和1980年代继续保持中速和高速增长。然而,进入21世纪后,2001年和2009年出现了两次负增长。1%和2%的低增长率更为常见。虽然这受到外部因素的影响,但更多的是由于台湾混乱的政治。政治混乱和经济困难使人们的幸福和成就感无法提高,但他们变得越来越沮丧。他们通常不喜欢政客们争夺权力和利润,欺骗和欺骗。他们普遍希望社会稳定和谐,经济增长加快。然而,直到今天,精英和普通人之间的两极分化和对立仍然比较明显。

(二)台湾政治异化严重,解决经济民生问题的功能明显下降

自20世纪80年代后期台湾开始“民主化”和“地方化”进程以来,近30年来,它一直是台湾政治发展的主轴。这项工作已得到大力开展。很久以来,大多数人都没有质疑过它。相反,他们沉迷于这种“一人一票”的外国产品,并为此深感自豪。然而,这实际上不仅边缘化了经济和生计问题,也掩盖了严重的政治异化问题。

多年来,掌握了大部分政治资源的精英们牢牢地分配了控制权,巩固了内部分赃机制。然而,他们只知道如何维护自己政党和团体的利益,而不追求大众的福祉,这与全社会提高生活质量、实现公平正义的要求背道而驰。换句话说,西方的“民主”并没有改变大多数普通人的命运,也没有反映他们的意志。“民主”的光环正在逐渐消退。

(3)民进党的两次裁决加剧了台湾的政治分化和异化

民进党自成立以来,一直在政治上正确地建立一套谬论,即只有代表大陆的民进党在“国民党是外国政权”、“大陆威胁台湾安全”的支持下在台湾掌权。在大部分时间里,它一直在煽动“与中国为敌”和“反抗中国”,通过制造民族对立和两岸对立来扩大政治空间。掌权后,他通过镇压对手和促进“台独”巩固和扩大了自己的政治领土。在民进党和“台独”势力的控制下,台湾政治陷入了以“安全”代替发展的误区。蔡英文2016年5月上任后,拒绝承认“1992共识”,阻挠破坏两岸交流与合作。同过去一样,台湾人民再也不能享受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红利。本着“不属于我自己的种族”的心态,我们加快了对政敌的清算,优先处理“不正当政党财产”、养老金改革、同性婚姻合法性等有争议的问题,而在经济和民生问题上却落在了后面。在对外交往中,它遵循“依靠美国来抵抗土地”的路线,推行“新南方政策”。然而,它遭受了许多挫折,弊大于利。在这种情况下,台湾的政治社会逐渐被意识形态所禁锢,政治行动日渐式微,经济发展长期停滞,大众生活水平不断下降。台湾的政治越来越脱离人民的利益和社会需求,成为精英们争夺权力和利润的工具。

第四,必须回到追求人民福祉的政治倡议上来。

(一)台湾社会正在自发地纠正政治分化和异化造成的失衡,并且已经处于政治主轴转型时期

在过去的十多年里,台湾许多政治势力都主张“超越蓝绿”、“中间路线”,试图赢得广大基层人民的支持,但他们不是步履艰难,就是失去了成功,或者失去了正义感,或者放弃了初衷。然而,以去年的“九位一体”选举为标志,民进党一贯的夺权和稳定统治的言论已经被台湾人民看穿。许多人已经将自己从“铁杆绿色”或“铁杆蓝色”的枷锁中解放出来。政治人物能否照顾到广大老百姓的切身利益,能否给大多数人带来福利和安全,这一点越来越受到人们的关注。“韩流”的持续和正在进行的“新造反派运动”都表明,台湾社会已经自发地纠正了政治两极分化和异化所造成的问题。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也意味着政客们过去掌权时超支的日子永远消失了。

“如果世界上发生的事情对人民有益,那么它的起源应该是厚的,起源应该是深的。对于那些对人民有害的人,他们应该拔掉他们的根,堵住他们的源头。”岛上的政党和政治家只能理解和掌握这一最新的民意。只有真诚地追求人民的福祉,才能赢得人民的支持,在未来的政治舞台上占有一席之地。今天,除了韩愈之外,柯文哲“恢复良心,牢记初衷”的言论和郑文灿“不分蓝绿、不分颜色、不分福利”的言论,都表明岛上一些政治人物对此有更深的理解。相反,如果民进党继续走目前的道路,只会面临执政危机的进一步恶化,最终会被人民和历史所拒绝。

(2)大陆提出的一系列主张将有助于促进台湾人民的福祉。

近年来,特别是习近平总书记今年1月2日发表重要讲话以来,大陆就两岸关系提出了一系列重大主张,如共同促进民族复兴、促进两岸融合发展。这有利于台湾人民的福祉,符合台湾的实际需要和政治逻辑,也为广大台湾人民提供了难得的历史机遇。

今后,我们将继续坚持寄希望于台湾人民的政策,深化海峡两岸的融合与发展,全心全意做实事,做好事,为台湾同胞解决难题。深化对话和协商,使台湾社会和人民认清当前趋势,了解大陆的善意,采取重要措施保护台湾的未来。与此同时,我们将坚定不移地解决台湾人民的误解,促进他们对大陆发展观的认识和与台湾海峡两岸同胞的精神共识,动员更多台湾人民加入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伟大进程。

上一篇:一丹奖颁奖:每人3000万,今年是这两位教育家获奖
下一篇:进博会举行第二次服务保障实景演练-轨交徐泾东站首次采取地下预